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

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、新洁尔灭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、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
详细企业介绍
十二叔胺、十二十四叔胺、十四叔胺、十六叔胺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八十六叔胺、十八叔胺、二甲基乙酰胺、邻苯二甲酸二甲酯、邻苯二甲酸二乙酯、三醋酸甘油酯、新洁尔灭、洁尔灭、工业洁尔灭、1227杀菌剂、杀菌灭藻剂1427、十二烷基。
公告
企业博客-聚合企业员工、客户、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;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;展示企业形象,传播企业品牌、文化理念;开展网上营销,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。
开码结果2018年今晚

第152章作

  发布于 2019-11-06  

  太后听言,扯了扯嘴角,几分笑意,更多嘲弄,“哀家倒是才知,他竟也有大肚能容的时候。”

  一言过后,太后随着沉默下来。良久,淡淡开口,“不知祁老皇妃现在怎么样了?仔细算算,她也五十有五了吧!”

  “以前没事儿总是捂着心口,嚷着不是脚疼,就是手疼的人,也活到了这个岁数,老天可真够疼人的!”语气清淡,言辞却是几近嘲弄。

  年少时,谁都美过。最美时,谁都被宠过!可过后,变成昨日黄花的太多。可老皇妃却是不同。她的宠爱一直都在。

  更为与众不同的是,别人为了争取圣宠,那是挖空了心思,做足了姿态。可她,却是截然相反!别说哄着老皇爷了,很多时候还得老皇爷哄着她。

  性情不定又肆意妄为,说撒娇就撒娇,说撒泼就撒泼,对着老皇爷也是一点不遮掩。心气顺时,笑的比谁都娇,声音比谁都甜。可一旦惹了她,翻起脸来那是比翻书都快,且一点儿都不忍着,当老皇爷就把你给收拾了!

  现在的太后,当时刚为皇后,可就没少被她拿捏。老皇妃那一张嘴哟,挤兑起人来,那真是……句句如刀,刀刀见血,一点情面都不带给你留的。看你不顺眼时,无论你做什么,都会被她嫌弃。比如……

  训斥,“你那是什么样子?吃饭如嚼蜡?怎么?对着我吃不下是不是?看我不顺眼是不是?”

  “哼!我谅你也不敢。”到此,还未结束,嫌弃继续,“都说能吃是福。可看看你,你福薄不怪你,但明知自己富薄还敢到宫里来?你是想祸害谁呀!”

  “哎呦,可真是心有灵犀呀!你今天竟然跟我梳一样的发髻。”笑着,突然变脸,“怎么?你是不是也想跟我坐同样的位置呀?”

  发髻,衣衫,包括蔻丹,你敢跟她用的一样。那就是居心叵测,是盼她早死,好取而代之。

  看你碍眼时,就是这样一个罪名接着一个罪名的给你往上按。不用下什么暗手,就那一张嘴,就能说死你!

  但有时你避着,也得看她乐不乐意。她若想找你的事儿。那,你不跟她梳一样的,她转过身换一个,专门给你梳一样的。然后,扭过头来,继续挤兑死你。那个作呀!

  可是人家不烧了。开始挖洞,翻墙,爬树。幺蛾子不断,意思明显,什么宫妃,什么宠妃,老娘不当了,包袱款款要走人了!

  那时那个折腾呀!但,就是那样折腾,也没折腾死自己。反而,把老皇爷折腾个没脾气!

  很多时候,桂嬷嬷都觉得,湛王爷之所以那么作,定然是得了老皇妃的真传。因为,那时老皇妃狠作别人,对湛王爷却意外的很护着。

  可是,就这么能闹腾,过分作的人,让老皇爷在驾崩之际,生生把该传给先皇的龙卫传给了她。包括虎符,五块虎符,她掌两块。

  她远离开了皇宫,远离京城,退隐世外。好似风光不再。但,却仍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,令人忌惮!

  瘪嘴,不屑,“就算不是奴婢,也比我们金贵不到哪里去。依我看,十有八九就是来打秋风的,家里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了来这里投靠老夫人和公子来了。”

  “肯定是。”声音里难掩嫌弃,“你看她每天做的那个饭,没见过那么粗糙的。就这还能吃的那么香,一脸的落魄相儿。”

  “呸!还主子,谁承认她呀!你是没看到她对着公子时笑的那个样儿没脸没皮的,一看就是个不知检点,不安分的。”

  “她真的……”话未说完,骤然顿住,脸色陡然大变,慌乱,声音不稳,“嬷……嬷嬷!”

  一言出,一旁丫头脸上的嫌恶急速被惊慌取代,转身,看到赵嬷嬷,随着噗通跪下,“奴……奴婢给嬷嬷请安。”

  容倾不由的紧绷,赵嬷嬷看在眼里,眸色却缓了几分,走上前,平和道,“厨房里有不少食材,容姑娘为何不多做些呢?”

  不过,现代古代不能相提并论。人要善待自己。早上简单对付了,中午容倾准备做点儿好吃的慰劳一下自己。不然,哪有精神来抵挡老皇妃不时抛出的那份刺激。

  赵嬷嬷听了,没再多言,容倾很多时候,真的很不像是一个湛王妃。不过,那又如何呢?想当初,老皇妃也完全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宠妃。

  纵然你再看不惯,在曾经,皇妃都是最独特的存在。一如容倾,艺德几乎不通又如何,衣食随意又怎样,她依然是大元王朝名符其实的湛王妃。

  老皇妃抬眸,看了容倾一眼,不咸不淡开口,“连下面丫头都开始嫌弃,你这湛王妃做的够可以的。”

  湛王爷在大元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,纵然她们之前只是平头百姓,却也是如雷贯耳。

  如此惊骇,皆因在民间,湛王早已被妖魔化。样貌:是面无全非的;秉性:是恶毒无比的。喜好:吃人肉,喝人血。湛王的名头,提出来,是能吓哭孩子的。

  你再不听话,我就让湛王爷来收拾你。这话听在孩童的耳中,犹如见鬼一般,要被鬼吃掉一样的可怕。

  看着两人惊恐的表情,容倾忽而皮紧了一下。湛王有多吓人,让人想忘也忘不掉。

  “揭开她们穴道,让她们把刚才的话再对着湛王妃讲一遍。别浪费了她们这份胆量。”

  “是!”红梅领命,上前,伸手,轻触。穴道解开,两个丫头开口既是请罪,求饶!

  完全无视老皇妃,直接向她请罪。看来,对于老皇妃的身份,她们确一无所知呀!

  如此恭顺孝敬的话,落在老皇妃的耳中,惹来极致的不满,冷眼,冷脸,“听我的?你自己就没一点儿主见?”

  “你这是拿我的话来堵我?”老皇妃一副,你在找事儿的口吻。这语气,这强调……听着咋就那么熟悉呢?

  容倾这么看着,心里不由嗨了一句东北小调:我从哪个屯儿,跑到这个屯儿,可遇到的咋就是一样的人儿!咋都这么不讲理儿。

  容倾听言,低头,跟老皇妃说话,跟面对湛王一般无二的感觉如影相随呀!好蛋疼。

  云海山庄的一切不容外传。驱逐她们,是给自己制造麻烦。留着她们,看着碍眼。

  人被带离,老皇妃拿下手腕上佛珠,漫不经心转动着的,抬头看向容倾,冷冷淡淡道,“你说,佛主这会儿在做什么?”

  容倾听言,眼帘微动,视线扫过老皇妃手里的佛珠,垂眸,“佛主今天休沐不问俗事。”

  “哼!”老皇妃轻哼一声,随着道,“从今天开始,你每日早饭之后,来我这里练习棋棋书画和女红。”

  闻言,容倾脑袋耷拉下来。真话就是不想学。可是,谁的地盘谁做主,她放抗的过吗?要不,试试!

  容倾苦笑。书法,琴棋也就罢了。可绣花……跟被湛王修理,那个更难忍一些呢?几乎是不相上下呀!

  那个挤兑呀,容倾都开始噩梦了。而老皇妃却是正好相反,每日一吼。吼出了精气神,精神焕发呀!

  云陌说的平淡,老皇妃听了瘪嘴。不过,却没反对,“既然如此,你们就去吧!”

  容倾的才艺烂得她看不下去,可心里却完全不以为意。琴棋书画,女红诗曲,对于老皇妃来说都是狗屁。相比那些虚的,人心才是一切。

  “老夫人说的是。”赵嬷嬷就事论事,“在湛王爷面前耍心眼,玩儿心机,能得好的人不多。若她真是一个心思不正的,湛王爷也不会由着她来到老夫人您跟前儿。”

  “算了!看在她是珟儿王妃的份上,我就对她宽容点儿,省的以后云珟对我不依不饶的。”

  背着吃的,喝的,走出山庄。容倾看着一旁的云陌,忍不住道,“小皇叔,我们今天晚上真的要在外面过夜吗?”

  “我都不担心,你担心什么?”云陌说着,转眸看了容倾一眼,直白道,“劫财,我看起来比你有钱。劫色,我长得也比你好看。”

  两人缓步前行,容倾漫不经心走着,偶尔看一眼四周景致。走着,看着,忽而手腕被人握住!脚步一顿,转头,看向云陌,“怎……”

  一句话未问出,腰身一紧,云陌揽着她飞身往后退去。站定,异动忽起,容倾心头一跳。神色不定,不会这么乌鸦嘴吧?真的遇到江洋大盗了?

  渣王作妃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,转载至盗梦人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《渣王作妃》让更多书友知晓。大佬之间的较量!粤港澳大湾区...”虽然离30以上的先进水平还有距离,生财有道图库277